妖妖丸!

魔道|凹凸|yys
透明写手妖妖丸
可能连写手都算不上x
拖延症作祟我也很绝望啊

晓薛日贺文(日常 he篇)

没错我又来摸鱼了!
那篇霜降原本应该是这个长度……but现在看来今天是更不完了
发个摸鱼短篇,看官们凑合着看吧

-------------霜降了记得添衣♡-------------

“道长。”
“嗯。”
“道长——”
“我在。”
“道长~”
“阿洋,我在呢。”

对于以上对话内容,当事人阿箐姑娘表示她已经习惯了,习惯成自然,成自然哪。

……
……
……

自然你八辈子祖宗哟!!!
分分钟一竿竿夺死你哟!!!!

阿箐不能理解晓星尘是怎么跟薛洋厮混到一块儿的。

当年他们在义城,晓星尘对薛洋可以称得上是恨之入骨。平日里温和极了的一个人,提起薛洋也一副恨不得将那人千刀万剐再丢进鱼池里喂鱼的模样。再说薛洋,一向对晓星尘这种人最为反感,用他的话来形容就是:

“简直就是一群自以为能普度众生把阳光撒向大地的斯文败类。”

如此两看相厌,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两人,怎么到头来就厮混到一块儿去了呢?她阿箐原本一直被道长宠着,如今反而成了多余的,整天搁那儿就一行走的光源。

并不是很想哭。
也并不是很想一竿竿夺死那个坏东西。

说起温文尔雅和流氓地痞的组合,阿箐倒不是第一次见了。隔壁云深不知处的忘羡夫夫,一个是“逢乱必出”人人膜拜的含光君,一个是曾经御鬼纵尸人人过街喊打的夷陵老祖,结果呢,偏偏就一拍即合,腻腻歪歪,虐狗不分场合,天天就是天天。

阿箐表示,不是很懂含光君和道长的品味。
个人喜好不同,对,一定是这样。

“小瞎子,吃饭了——”

呸。吃吃吃就知道吃,回家吃你的道长去。

阿箐在心里头暗骂了几句,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个不停,她只好拖鞋步子朝门里走。一推门,就看到晓星尘坐在院中那张不大的石桌边,薛洋坐在他腿上,厚着脸皮笑嘻嘻将一块豆腐喂到晓星尘嘴里,又凑上去偷了个香儿。

辣眼睛,简直辣眼睛。
瞎了算了。

自从晓薛二人在一起之后,阿箐就常常怀疑人生。
尽管人生已经重来过一次,她还是常颓废地想人生再重来算了。

这不是她认识的道长。
这不是她认识的坏东西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这不是吗????

归根结底,我们的阿箐姑娘把一切罪行都归到了小成美身上。
勾引道长,玷污美玉,罪不可赦。

竹竿子敲得嗒嗒想,阿箐一双白瞳死死盯着薛洋,恨不得这一竿一竿都戳在他脸上。

“妖艳贱货……敢勾引我家道长……”
“嗯?阿箐你说什么?”

晓星尘方才被薛洋一个深吻吻得七荤八素,自然是没有听清阿箐咕哝了些什么。薛洋却将小姑娘的话听得一清二楚,存心气她似的扔给她几个铜钱,将她向门外推了推——

“小瞎子,自己去玩儿。帮我买点糖。走之前记得带上门……天黑之前别回来!!”

阿箐在太阳快落山时才回来,手中捏着一袋糖果,已经被她自己吃得差不多了。厨房的烟囱飘出几缕炊烟,在半空中氲开来,模糊了余晖的轮廓。

晓星尘端着粥出来。

阿箐还没说些什么,倒是薛洋先开了口:
“道长——今天又吃这淡出鸟的粥啊——”

“怎么?刚才吃得还不够么?”

这声音是晓星尘的。

阿箐默默退了出去。
一定是她的打开方式不太对,她要重进一次。

EN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晚点儿发个be篇
内容大致相同
码到结尾的脑洞产物
多bug 多ooc
轻拍Σ( ° △ °|||)︴

(不知道会有人看吗??quq)

评论(3)

热度(40)

  1. 江湖不可饮妖妖丸! 转载了此文字